访关山月女儿:《江山如此多娇》背后的故事

2010-01-01┋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关山月女儿关怡女士接受广州日报记者专访,畅谈——《江山如此多娇》创作背后的故事

    今年国庆庆典的背景表演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巨幅画卷——《江山如此多娇》。它的总面积约2万平方米,重达3吨左右,被誉为世界上最大的画卷。画卷背景的构思,来源于至今仍然悬挂在人民大会堂迎宾厅的《江山如此多娇》巨幅山水画,该巨幅山水画由著名画家关山月和著名山水画家傅抱石合作。

    半个世纪后,该画作者之一,岭南派大师关山月先生的女儿关怡女士就《江山如此多娇》巨幅山水画创作幕后的故事接受了本报的专访。记者了解到,该画创作于1959年初,历时4个月。整个画面表现出伟大祖国的风貌,一轮红日照耀祖国锦绣河山,象征着伟大祖国团结统一,繁荣昌盛。


 

    扛住压力创作《江山如此多娇》

    1959年4月底,著名山水画家关山月和傅抱石先生接受了国务院创作巨幅国画的任务。关老与傅老认真研究了几天,画出了小稿。他们按周总理的意见:整个画面要表现出我们伟大祖国的风貌:近景是江南青绿山川、苍松翠石;远景是白雪皑皑的北国风光。

    关怡女士告诉记者:“两位先生接受巨幅国画的创作任务之后,心理压力很大。因为人民大会堂是国家领导人经常接见外宾和国际友人的所在地,如果画得不好,将有失国家的声誉与尊严。”

    “在关山月和傅抱石先生的创作过程中,陈毅、郭沫若、吴晗和齐燕铭曾来了解他们创作的进度。当时两人认为‘题材实在太大,不大好把握’,陈老总听了便笑着说:‘绘画也跟作诗一样,首先要立意。’接着又说,江山如此多娇,首先在画面上必须突出一个‘娇’字,既要概括祖国山河的东西南北,又要体现四季变化的春夏秋冬。只有在‘多’的气势中,才能体现出‘娇’来。”

    50年来,一直悬挂在人民大会堂迎宾厅的巨幅山水画《江山如此多娇》:画面的近景是江南青山绿水、苍松翠石,远景是白雪皑皑的北国风光,中景是连接南北的原野,而长江和黄河还有长城则贯穿整个画面。画中的东侧,一轮红日照耀着祖国的锦绣大地,气势磅礴。整个画卷气势恢宏,象征着祖国的强大和江山的美好。

    周总理为画家准备茅台

    关怡女士告诉记者:“当时经济很艰苦,周总理给予两位画家无微不至的关怀,房间都准备了茅台酒。傅抱石先生创作之余喜欢饮酒,而关老很少饮酒,往往是傅抱石先生把自己的酒喝光了,还顺带也把关老的酒也喝完了。关老风趣地笑着说:‘我的酒呢?’”

    画稿草图通过之后,两位先生开始着手作画。他们把东方饭店二楼的会议厅辟为画室。经过两个多月草图准备,两个月的紧张创作,《江山如此多娇》这幅巨画(7米x5.5米)基本完成了。周总理很忙,但他还是抽空来关心两次。当创作即将完成时,关老他们专门请总理来提意见。总理看到将近完成的巨幅国画,高兴地走上前和两位画家握手道谢。周总理看了看挂画的墙,发觉画还是小了一点,随后,该幅巨画又由两位画家扩大到了9米x6.5米。由于画扩大了,太阳就显得小了一点。总理又说:“如果这幅画悬挂起来,这个红太阳肯定显示不出她的雄伟,其象征意义也就显示不出来了!”听了周总理的意见后,他们立刻改进,用上了最好的朱砂,把巨画上端的红太阳画得比篮球还要大些。后来周总理看后,高兴地说:“好嘛,这才表现其伟大的气魄嘛!”

    毛主席为画落款

    记者了解到,作画前,郭沫若曾对两位画家说:“一定要保持各自的风格,但又一定要使画面求得和谐统一。”所以,虽然关山月和傅抱石的画风分别属于金陵画派和岭南画派,但在创作的过程中两人始终能够相辅相成并尊重对方的擅长。关怡说:“父亲负责画前景的松树和远景的长城雪山,而流水瀑布则由傅先生来画。”

    巨幅山水国画创作完成了,只是未题款。周总理说,要请毛主席亲自题字。两画家激动万分,就盼这一时刻的到来。就在他们完成创作后的9月27日,周总理请毛主席题词,可毛主席正在外地考察,不在北京。但毛主席还是在外地专门提笔写了四幅“江山如此多娇”,并谦虚地说:“仅供选择。“毛主席有个习惯,写得很好的字就会在字上面画圈圈,最后大家选出了圈圈最多的字,组合起来,放大放在巨幅山水画《江山如此多娇》上。

    关怡女士说,毛主席的“江山如此多娇”四幅题字,有一幅送给了关老作为纪念。1977年,关老无私地将毛主席这幅题字原件捐赠给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关女士说,“现在关山月故居客厅里挂的‘江山如此多娇’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回赠的水印复印件,并有中共中央办公厅复制的印章,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

艺术中国


延伸阅读:

____
  • 杨刚
    杨刚
  • 白砥
    白砥
  • 谢永增
    谢永增
  • 马硕山
    马硕山
  • 金城君
    金城君
  • 陈振濂
    陈振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