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挥战笔 纸墨篆幽香--记何虎将军

2010-02-14┋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何虎,陕西省铜川市耀州区人,曾任武警浙江省总队总队长,武警工程学院院长等职。1989年被授予武警大校警衔,1996年晋升为武警少将。中共十四大、十五大代表。甘肃省八届人大代表,中共浙江省第十届委员会委员。

  什么叫缘?缘是说不清楚的东西。一个人一辈子能认识多少人?又能叫得出多少人的名字?记忆力再好,恐怕没有几个人能认识并记住1000位亲朋的大名或小名吧?我与何虎将军的认识就是一种说不清楚的缘。

  记得数年前,何虎将军刚从领导岗位退下,不知怎么看到了他写的带点唐楷味道的楷书,正巧碰上八一建军节,我就叫一位武警驾驶员(后来才知道是他当武警的小儿子)把他的一幅字拿来《美术报》书法周刊发表。见报后给驾驶员捎过去几份样报便再没有联系,一直未曾一睹何虎将军尊容,只是耳闻他担任军职期间很重视所在单位的舆论宣传,和媒体相处融洽。


 

  去年上半年某日,在书画家田舍郎工作室小酌,聊起何虎将军,田舍郎发言:“不得了!何虎现在专写篆书,最近可能已经把《论语》用篆体写完了,你看能不能在《美术报》上给报道一下?”我说:“可以啊。”田舍郎于是立马打电话给何虎将军通知“《美术报》记者要来采访你”。过了一二天,我和田舍郎便按约定时间到了他简朴的将军楼,待看到他写的一大摞《论语》篆书,再听他讲学书法的故事,油然而生敬意。何虎将军对书法开始热爱就是当初我见到他所写楷书的时候,应该没有几年,居然把他痴迷成乐此不疲的“书法将军”,进步神速,真是不可思议。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偏偏选中既费时费力费脑筋的篆书书体作为自己的主攻,况又是长篇书写《论语》、《唐诗三百首》、《孙子兵法》之类的经典,缺乏毅力恒心体魄信念的任何一项都不能善始善终,是一种书法生活?还是一种书法崇拜?我没有问何虎将军,仅仅从他言必及书,以书法充实自我的一丝不苟的陶醉里,我似乎有点理解为什么自古至今书法总有那么顽强的生命力。可以认为,只要热爱书法的优秀文武之士不舍书法情结,书法永远用不着拯救。诚如何虎将军的密友李保亮为其新近由西泠印社出版的《何虎篆书论语》一书序所称:“悟《论语》,何将军以德为政,以阔为怀。领军身先前,治学士卒后。观其所由,察其所安。知运以变其数,知舍以觅其得。虎将雄风在,鸿儒雅韵流。书《论语》,何将军通篇翰海,满纸烟云。挥毫点儒道,携锋作春秋。”

  何虎将军长期练气功,他能感应旁人的气场,亦帮助他感应书法的气场,他的酣畅开张敦厚的榜书大字是否仍与其练气功有关?抑或与其名“虎”有关?虎者,威也,雄强也。庚寅在即,书虎谈虎,“虎将军”意气风发。“若需要写虎字虎联,来找我吧!”上月中旬再访不善饮而自豪的何虎将军,继续慷慨结缘,我等除了感佩又多了几分亲切。

  “虎啸群山,威震云天。”何虎将军家院子腊梅花绽,书香满怀:“将军挥战笔,纸墨篆幽香。气壮乾坤结,拈花见大方。”(蔡树农

艺术中国


延伸阅读:

____
  • 杨刚
    杨刚
  • 陈振濂
    陈振濂
  • 金城君
    金城君
  • 白砥
    白砥
  • 谢永增
    谢永增
  • 马硕山
    马硕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