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普品的最后“归途”(徐惠林)

2014-02-13┋来源:www.art2100.com┋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任何一个收藏者,在走过一定收藏阶段、迈向一定层次后,都会面临一个恼人的问题:如何处理初始阶段收罗的较多普品?
  普品,一般是指存世量大、艺术性较低的普通藏品。普品是相对精品而言的,正如世界上的人大多是凡人,普罗大众,精品犹如人之尖子、社会的精英,总是少数。收藏爱好者在初入门时,一见到真品,会很激动,两眼放光,加之价格相对便宜,故收进来就很痛快。但随着入藏愈深,藏家眼界开阔起来,经验也更加丰富。于是,藏海里不断翻滚,心逐浪高,不再满足于容易拣到的普品“贝壳”,而是向往搜寻高端的精品“珊瑚”。
  很多“过来藏家”总结经验时会禁不住感叹:收藏品么,不在多,而在于有几件精品压箱底。但资深藏家们也承认,即便是一个大藏家,在收藏初期也不可能服了仙丹,一口吃成个胖子,而都是从低到高、从普品到精品甚至顶级藏品一路走过来的。有些藏家虽能拿出几件“遗世绝品”,但那往往需要经过家里祖祖辈辈几代人递藏而留存下来的。
  但很多成功的藏家,都没有更多地向后来者说明,他们在走向高级阶段的过程中,是如何处理普品的,至多以一句“以藏养藏”而概之。也许,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偶然,里面有诸多的故事、细节牵涉到个人的隐私与“商业秘密”,但也正因如此,使众多收藏爱好者,失去了分享更多经验的机会。近些年来,市面上也有很多鉴藏类书刊行销,但其内容不是以精美的图录介绍藏品、拍品,标注当下其价位如何,就是如何长袖善舞决胜拍场,再不就是辨识藏品真伪,如何防止“打眼”或抓住时机拣漏。而对于分析如何实现藏品“变现”、如何尽快将重复品脱手的文章,少之又少,更遑论对普品的“出路”指点一二。
  那么,面对自家累积的普品该怎样看待?如何“消化”?如何寻找它们的“归途”?笔者根据观察、梳理、总结,试说以下浅见:
 
  “普品”的概念因人而异
  对于“普品”,不同藏家有不同认知、理解和判断。一些眼界高、视域阔的大藏家,很多非常精的好东西,在他们看来也是稀松平常的“普品”,并常将这些庋藏的旧品投放入市。但对于一般藏家来说,这些东西就是顶尖精品了,由此,这些大藏家眼中的“普品”进入市场后,反成了中小藏家“抢收”的香饽饽。
 
  不可再生类“普品”
  例如,小名头字画、一般古玩、柴木家具等,和精品一样,也都是过往岁月里沉淀下来的艺术的凝聚、文化的载体和历史的见证。即便它们在古玩市场上较为常见,但其存世总量总是有限的,而且是不可再生的,并会在时间的流逝中,因各种缘故致使损毁而递减。因此,总有其一定的价值。
  不必处理的“普品”
  家里有一定量的普品,未必一定要“处理”掉。收藏,其最初的出发点和最后的落脚点,是为了满足人的兴趣爱好和文化陶冶。可以说,只有普品存在,绿叶映红花,才能“陪衬”出精品的亮色。有青菜豆腐的清淡,才能显现鱼肉的荤腥,这是很辩证的。收藏文化的多彩,需不同种类、品阶之物件的搭配,才更错落有致,满目琳琅。
 
  “普品”也可能变成精品
  时间是最好的魔术师,以前往往有家里几代人都搞古玩的,爷爷留下的普品,甚至爷爷那个时代的文化物品,留到了孙子辈,就成了古董,甚至珍品。留存下来的普品,若干年甚至一代人后,就可能不再“普通”,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如1980年(庚申年)2月发行的庚申猴票,当时集邮爱好者或普通市民购买,也只不过几分钱一张,如今它已飙升近15万倍的市场价格。这好比养花人透露的养花经,就是3个字:“不理它”。有时收藏也是这样,对一些当时“不吃香”的东西采取“不理它”、“入冷宫”的态度,几年过后就有可能“柳暗花明又一村”。以前“古董”只是古籍、书画、玉器、瓷器、钱币等传统意义概念,现在它已扩充到床楣、窗棱、砖瓦、瓷片、石臼等等,几乎涵盖所有“旧物”。时过境迁,事物的内涵和外延都在发生变化。
 
  以“普品”换“普品”
  有些小藏家,看了自己的普品就生气,几欲处之而后快。外一拨小藏家,可能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如此,彼此“对接”就有戏。在不愿再出现钱购置藏品的情况下,以物换物(行话“打账”)就可成为一种好办法。因为每个人的收藏专题或类别、审美偏好和兴趣点皆不尽相同,这个藏家搞文房专题,那个藏家痴迷乡贤书画,如果对方正好有自己需要的东西能“填漏补缺”,如此便能在相互估价中得以平衡互换。即便是普品,也易得青睐,藏家便会因此脱手,如此更易皆大欢喜。
 
  藏品活动中转让给初藏者
  通过摆地摊、小范围沙龙雅集、在收藏协会框架内与初涉收藏者交往等形式,将普品转让给所需者。往往初入藏市者,最担心赝品问题。你的普品虽“普”,但是能确保“真”, 而且价格又便宜,甚至可以“半卖半送”,绝对能给初学者以藏品保证,这对初学者是很重要的,毕竟初入藏市者不太可能有胆气买价昂的高精尖藏品。而当初学者变成了老藏家,他也可以用同样的办法,再将一些普品转让给下一拨藏家,如此滚动,好似“接力”般地就达到了藏品文化“薪火相传”的目的。
 
  “普品”可做礼品赠送
  可将普品作为礼物,赠送给古玩圈之外的亲戚朋友。笔者曾做客一户人家,客厅桌上显眼位置摆放了一对瓷围棋罐。主人很是得意,说这是他一个玩古玩的朋友送的值不了几个钱的民国普品。他在述说时分明很开心。在另一个寿宴场合,有人拿一对清末青花釉里红的鲤鱼盘作为“贺资”,内容是非常讨彩头的“鲤鱼跳龙门”和“财富满盘”,让老寿星及家人十分高兴。再比如,现在有朋友家装修,主人喜欢文化艺术,而他自己又不是“收藏圈”里的人,如此,收藏家朋友就可以将一些自认的“普品”作为礼物或者作为“份子钱”送给他。虽是普通的几件柴木古家具,或是若干地方名头的小书画,但新宅内就会因为有这份古意装点,而显示出了某种品位和雅致的气氛。哪怕这些普品市场价位很低,但朋友的满意远胜于同样价格的一个红包份子。文化的魅力,让人沐浴长久的温馨:一份普品,在耳濡目染中,也成为了朋友居室的一份家珍。

中国书画家网


延伸阅读:

____
  • 王玉玺
    王玉玺
  • 曾珍
    曾珍
  • 沈威峰
    沈威峰
  • 杨刚
    杨刚
  • 刘娟
    刘娟
  • 诸葛丽娜
    诸葛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