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意识--关于张谷旻的水墨山水

2009-03-18┋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一

  很多人都自称或称他人的画是诗,充满了诗意。
  每次听到这样的议论,我一则以喜,一则以惧。究竟什么样的画才能被称作是诗?什么样的诗意才能嵌进画里?心里一点儿数都没有。坦率地说,我对这说法是持疑义的。我已经不太容易相信这样的事情。只固持地认为这是某些人在自作多情。噫,今天的空气里怎么还会漂浮着诗的气味?但是后来,应当是最近,读到张谷旻的一批山水画之后,我改变了看法,忽然觉得原来有一种画是可以称之为诗的,这种画本身就是以作诗的方法在作画--每一根线、一小块墨,都像是从情绪的池子里刚捞出来似的。便高兴得不行,并且很想在这样的情境里多待一会儿,让眼睛和心好好地浸一浸,也净一净,也静一静;然后,认真写一篇读后记。但是时间照顾不过来,只好想起一点说一点。
  张谷旻的画是诗。是谁的诗?我想了想,觉得应该是王维。如王维的绝句,而非律诗。不过总不是"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竹里馆》)这样的人生情调;张谷旻没有这么幽独,早早地用带点退休矣的心情拚弃世事。其次,他结庐在孤山之侧,似乎也用不着向谁去打听--"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杂诗》)比较了一下,我觉得"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鹿柴》)这样的意境好象是可以贴近他的画境的;或者如:"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稀。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山中》)亦可爱。我无端地觉得张谷旻的画境是滋润的,轻轻的欢畅,流动着人的气息,一阵一阵的,为温暖的人境。我不赞成(很表面地)把张谷旻的作品内部的精神指向说成是凭虚御风、不知所止,或遗世独立、羽化登仙。这听起来太可怕了。张谷旻放着好端端的中国美院教授不当要去天上做什么呢?"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天上不好玩。没有人的地方都不好玩。如果说张谷旻是在有意图地为我们营造尘寰中一片心灵空间里的微茫惨淡的妙境,而且,"以虚淡中含意(但并不含古怪的隐逸思想)多耳!"(李日华《 六研斋笔记 》)这是对的。并且吻合艺术创作的规律。甚至可以说,张谷旻的作品是飘渺其外,内蕴丰赡,"使人在摇曳荡漾的律动与谐和中窥见真理,引人发无穷的意趣,绵渺的思想"(宗白华《论中西画法的渊源与基础》),并无不可。实际上,一个山水画家只要有人对他说:你的画可以给我带来一点宁静,和温暖。这就够了。夫复何求。不知道张谷旻同不同意我的意见。
  布封说过,"风格即人"。是这样的。人和人并不一样。王叔明既不能为倪元镇的天真淡简,倪元镇也无能为王叔明的苍拙朴郁,虽然元四家一例地以董、巨为模范,又同以秀润为风尚,且各人皆士气俊发,结果依然是雄者自雄、秀者自秀,风格各异。有时侯我也想:人,天天在自己的海洋里泡着,久而久之,会不会淡去了自己的气味、声音和身影呢?不会。"世间亦有千寻竹,月落庭空影许长",影子再长,还是自己。人是应该认识自己的。认识了自己,就会有头有脸地和自己的影子走在一起。"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这是很美的境界。
  以张谷旻的年龄(他才40岁出头),我觉得他的灵敏,首先是体现在很早就认识了自己,发现了自己--安静、从容、淡淡(深沉的淡淡)的身影,缭绕着如王维诗篇里的意绪。然后低徊,久味,他就成就了他自己。

  二

  张谷旻曾把他走过的路径列为三个阶段:一、1980~1987年。"学的较广,涉及的题材也较多,表现方法变化也较大";二、1987~1993年。"寻找一种能表现西部雄浑、整肃和神秘的意境与方法……构图饱满,追求整体的意蕴";三、1993~2004年。"追求平和、自然、天真、生趣之景象,并着力于将传统笔墨融入到现代人的话语情境中"。(参见郎绍君《回到江南--张谷旻的山水画》)

艺术中国

____
  • 孟昭君
    孟昭君
  • 宋松峰
    宋松峰
  • 傅亚成
    傅亚成
  • 金心明
    金心明
  • 何西
    何西
  • 何士扬
    何士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