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古镕今“经风雨” 似作虬龙“震宇寰”-记刘子善

2010-01-13┋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刘子善 1926年出生,安徽全椒人。研究馆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任安徽书法金石学会副会长、第二届中国书协理事,现为安徽省书协名誉主席。作品1979年获全国群众书法征稿评比一等奖,入展全国第一、二、四、六、七届书法篆刻展,全国书法名家作品邀请展等展览。1980年起参加在东京、大阪、纽约、旧金山、芝加哥等地举办的书法展览。
  出版有《刘子善书正气歌楷草两体》、《刘子善书法选集》。
 
  刘子善《学书诗》云:“乱笔涂鸦世弗尊,体形有绪力基根。雄强坚韧浩然气,是我中华笔墨魂。”这首诗充分表达了他对书法艺术笔情墨韵和自己书法艺术的特点及表现力的认识,以及自己在探求书法风格道路上的勤勉和执著精神。
  刘老的书法艺术个性彰显、特点突出。他将鲁公的稳健端静、诚悬的坚挺遒劲、虔礼的蕴藉内敛、伯高的飞动飘散、鲁直的挺拔开张糅为一体,又熔铸了汉魏碑刻的厚实与雄强,纯正中寓雄奇,遒劲中含苍古。其气象博大、沉雄、开张、飘散,注重造型,强调力度,表现的是一种“真体内充,返虚入浑,积健为雄,具备万物,横绝太空”的大气、雄浑。田恒铭先生在评价他的书风时说:“他写的字,粗略一观,如同钢铸铁打一般,有阳刚之美;一个个字看,一笔笔品,笔画又似橡皮裹着的钢丝,有拉力、有弹性、有韧劲,富有温和敦厚之儒雅风范和阴柔之神韵。”沈鹏先生在评价刘老时说:“大体说,以颜柳为根基,以雄强、厚实为特色,以中锋用笔为主要手段,为达到‘墨痕笔意赋心声’,他又勤写自作诗联,风格也是偏重于豪放一格。”
  草书是刘老的代表书体,狂放的姿态,险奇的气势,正是他在运笔时对提与按、迟与速、聚与散、浓与淡等方式实现了辩证统一所达到的艺术境界。书法的要害处在于用笔,用笔的要害处在于写出笔画的弹性和质感来。刘老在用笔上除遵循一般中锋用笔外,更强调了笔画表现上的作用。那侧锋、绞锋、挫锋、逆锋,都在他的书写中大胆运用而不是单纯地使用中锋。刘老对于侧锋、绞锋等的应用,是一种大胆的尝试和创新,他用此笔法始于20世纪80年代,应该说是开先河的。刘老书法结体是偏欹的,多以欹取胜。正与欹尽管二者不可偏废,但只有有所侧重,才能表现出特点来。刘老抓住了这一点,并且表现得十分成功。结字之险主要是通过运用俯仰、向背、参差等方法去实现的。在稳与险的处理上,他是在稳中求险、稳中造险、稳中出险,从而造成一种态势。章法是书法美的创造者藉以表达其思想意念之境的一门技巧。在章法的处理上,古人有“字画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透风”之说,刘老深谙此理,他将黑白、疏密、虚实、动静、连带以及行与行、字与字之间的距离等多重因素自然而然地巧妙结合,从而显现了一种变化、流畅、贯通的章法特点和汹涌澎湃、一泻千里的气势来。
  力、气、势的把握和运用,可谓是刘老书法的三个重要特点,也是他的过人之处。力,在书法中主要表现为笔力。尽管书法审美因古今时代不同而异,但笔力的有无及高下,直接影响书法水平却几无争议。宋代朱熹说得很直接:“笔力到,则字皆好。”所谓“力透纸背”、“入木三分”就是这个意思。刘老在书法创作中非常重视力及力的表现,他书法中笔画的骨力、结构的拉力和章法的张力都十分明显,这种综合的力感通过匀称的行笔和内敛的笔法表现出来。气,在书法中主要指构成作品生命的活力。书法作品无力难立,无气不周。北宋张载认为:“太虚不能无气,气不能不聚而为万物。”太虚不能无气,书法更不能无气,王羲之云:“书之气,必达乎道,同混元之理。”刘老不仅重视气的把握,而且在创作中设法表现出一种气息、生机来,使之动,使之活,使之神。观刘老的书法,你会自觉不自觉、自然不自然地感受到一种气息,可以讲气盈其间、生动流淌。尤其是他写的条幅作品反映得就更明显,在面上通过一种震撼感、曲屈感来表现出来,这是一种“基气”;在结构上主要通过笔画之间的疏密、轻重、肥瘦来表现,周而复始,“八面流通”,这可谓古人讲的“内气”;在篇章上则是通过字与字,行与行的虚实、疏密、管束、接上、递下、错综、映带来表现,这即是古人所讲的“外气”。基气、内气、外气三者的完善结合,从而使作品变成了一个使每个细胞都通达流畅、富有生命的肌体。势,在书法中主要表现为一种大气象。书法的势是离不开形的,势寓形中,形彰势显,所以讲到势往往又称“形势”。刘老书法既以力胜,又以气胜,更以势胜。他通过多年探索创造出的特殊的笔法和结字以及章法,表现出了一种势不可挡、力拔山兮的气势。力,支撑着刘老书法的品格;气,支撑着刘老书法的意蕴; 势,则支撑着刘老书法的生命精神。
  刘老对书法的笔法、结字、章法三个基本要素的把握与创造,力、气、势特点的张扬与体现,学古人与出己意、写帖与化碑、点画的表现与面的运用的有机结合,以及他在创作中发挥到极致的控制力、个性化和线条特色,使他勾画出一幅幅精彩的艺术画卷来。
  刘老性格内向,沉默寡言,为人诚朴,正直刚毅,表现出了平实、厚重、练达的精神气节,在书法界可谓德高望重、有口皆碑。他对书法界的诸多现象从不妄加评论,乱发议论,但一旦看得准的问题,便直言不讳。
  刘老是个勤勉的人。他已80岁高龄,除读书看报写诗外,还坚持临帖读帖悟帖,“写天写地写人生”。到目前,他仍坚守着过去的老习惯,即遇到一些难处理或未达到预想效果的字,他总得写上十遍、数十遍,直到极为满意为止。
  刘老是谦逊之人,他从不张狂。不论年龄大小,职业高下,他都一视同仁,以诚相待。对前来求教者,他总是毫不保留地把自己数十年来的探索成果和感受和盘托出,从不做玄虚之言、空泛之论。不好为人师,但诲人不倦。
  刘老也是个理性之人,他不断探索着自己的艺术个性。他坚定地认为,确定目标,形成个性,痴心不改,才是胜者。刘老用理性战胜并超越了感性,如今他依然故我,也正是这种“故我”的个性风貌,才使他不断地赢得掌声、喝彩和荣耀。 (张学群,安徽省书协主席、蚌埠市市长)

艺术中国

____
  • 孟昭君
    孟昭君
  • 傅亚成
    傅亚成
  • 宋松峰
    宋松峰
  • 何士扬
    何士扬
  • 何西
    何西
  • 金心明
    金心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