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二王书风对当代书法的创新意义

2010-04-26┋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王羲之和王献之创造了一代书风,成为千年的明镜。二王书风堪称书法史上的经典,它是书法发展到一个高峰时期的标志,也是学书法人期望达到的一种理想境界。人们照着他们这面镜子,按照自己的审美情趣,又投入了自己的面貌,把他们的书风折射得五光十色。历史发展到今天,对二王书风顶礼膜拜的虔诚心丝毫无减,二王书风的经典魅力依然夺人。然而,当我们今天面对二王书风时,一个现实的问题是,二王书风对我们当代书法创作的启迪何在,对书法创新的意义何在,这也许是我们学习二王书风最有益的探索。

  二王书风的创新价值

  在书法艺术的发展史上,父子均有名的书法家并不鲜见,代不乏人,但都不能父子并称,唯有“二王”可以并称一代。“晋末二王称英”(虞龢《论书表》),他们父子书法成就的差别,在于王羲之“博精群法,特善草隶”,“古今莫二”,王献之则“善隶藁,骨势不及父,而媚趣过之”(羊欣《朱古来能书人名》),两人各有长处,只是王羲之较全面,因时代前后,也有“古今之别”,故相差不远。

  “二王”并称,书风堪为经典,代代相传而不衰。探究二王书风,自然离不开对二王书法的剖析。二王书法究竟有什么样的共同点,才使二王书风成为帖学的正宗。实际上,只要我们稍加分析就能知道,无论是王羲之也好,王献之也好,他们在书法创作中,贯穿于他们书法精神的就是“创新”二字,这就是他们的共同点,也是二王书风的精髓。二王历来被视为帖学“正宗”、经典,实际上,在二王之前也有正宗,也有经典,其后被二王取而代之,故二王的意义和价值,除了完善日后成为经典样式的新风格之外,更在于其汲取营养的虔诚和不拘陈法的创造精神。

  王羲之作为世所推崇的书圣,自有过人胆识。三国时锺繇,在总结前人创造的基础上,使楷书规范了,艺术水准有了提高,王羲之师法锺繇,又有青蓝之妙,他对楷书有所革新,就是改锺楷的“有来外放”为自己的“敛锋不发”,消除了波磔,造成一种笔画轻俏、笔势流利的今楷,他的小楷如《乐毅论》,历代奉为楷模,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毛笔小楷字,就是在王羲之的手里定型的。可见王羲之对楷书的革新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王羲之对草书的改革与创新,成就更大。他完成了对东汉张芝“章草”的彻底蜕变,创造了今草,并将这种书体的艺术推向高峰,其《十七帖》是代表之作。

  王羲之对书法最重要的创新是行书,或者说是兼有草势的“行草”,王羲之使在民间早已流行的行草规范化并写出了其高度艺术性。《兰亭序》生动自然,兼擅众美,是王羲之的得意之作,奠定了他“书圣”的崇高地位。故王羲之的贡献,如王僧虔《论书》所云:“恰与右军俱变古形,不亦,王今犹法锺(繇)、张(芝)。”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创新,他改变了锺、张之人的古体和质朴书风,创造了适应东晋时代审美观的流美透逸的风格,完成了行、草、真书的独立机制。

  王献之的书以行书为主(即所谓稿书),掺杂草书。其行书连绵不断,兴酣时缀以草书,跌宕不羁,洒脱奔放,为所欲为,迥异于往法,令现代学书者亦不敢为之。他以汉魏笔法,融入两晋体势,再加上小王之魂魄,造就了一代新风。王献之最有创造的是行草夹杂的字体(破体),这种字体,王羲之亦有其态,亦尝试此法,但没有巩固,然而在王献之手中,则极为熟练、突出,变无意为有意,姿态百出,奇趣万千。

  王献之用笔,妙极神理,博古通今,融合了前人及同时代书家之所长,再借鉴吸收了他们的结体,在字型结构上加以变化,诸如变曲为直,斜多于正,疏多以密,方多于圆等,由此形成自己独特的字体结构,故王献之的字迹特别,一望便知其为小王书。而他字中所创造出来的笔意,更加强了美趣,一笔之中变化更加复杂,更为流美,小王书法,非草非行,流便于草,开张于行,心驰神往,超逸悠游,堪为笔法体势中最为风流者也。

  大王灵活,小王神俊古今独绝,王羲之的新体到了王献之手中得以充分发挥,使之更有个性,更有强烈的特征,创造出典型的、完整的艺术形象,笔性墨意跃然纸上。王献之书法美趣润泽,风流多姿,习称为破体、缓异,或曰清韵,这种书体,迎合了当时士人野逸之情趣。其结体舒展,线条婉美,韵味酣足,超迈脱俗的字体立即得到了大众的认可,自此,小王书盛行不衰,直至今日。

  二王书风对当代书法创新的影响

  无论是王羲之还是王献之,他们在书法上的创新精神是一脉相承的,这种进取和求变求新的理念和勇气,是二王书风的精髓,研究或者学习二王书风,正是要从创新的实践上着手。二王书风是经典,如果仅从经典的角度去学习,那经典就是桎梏,那是僵硬的照搬照抄,是貌合神离的传承,自然也与二王书风的本质背道而驰。

  (一),从二王书风看传统基础上借鉴。二王书风是经典,但不是唯一的经典,二王书风告诉我们,经典的形成是建立在对前代经典的借鉴学习上。今天我们把二王书风当作学习的经典,一个重要的启示,是我们必须脚踏厚实的传统基础。书法的学习必须依靠传统经典,离开了对传统经典的学习和继承,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更不要说是创新了。王羲之也好,王献之也好,他们的创造都是建立在传统的基础之上,都有源头可找,根基可寻,其传承的脉络十分清晰。然而,当代书法创作,有人虽冠以学习二王书风,但没有以二王经典为基础,或者说根本没有沉下心来,扎进传统之中,而是浅尝之,根本不是以二王的笔法在写二王,却以二王书风自居,轻浮浅薄,庸俗粗糙,其书法自然面目可憎。

艺术中国

____
  • 金心明
    金心明
  • 傅亚成
    傅亚成
  • 孟昭君
    孟昭君
  • 何士扬
    何士扬
  • 何西
    何西
  • 宋松峰
    宋松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