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底长驻三阳春-读喻继高工笔花鸟画

2010-04-26┋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一

  作为花鸟画两大派系的工笔与写意在近世的发展进程可谓极不平衡。20世纪以来,写意画在花鸟画坛独领风骚,名家辈出;工笔花鸟画坛则比较冷清,屈指可数的几位工笔花鸟画家虽各有成就,仍难与争奇斗妍的写意画坛齐辉。

  喻继高的意义在于引领了20世纪中期以来工笔花鸟画的繁荣。如果说于非庵、陈之佛等人的艺术是20世纪工笔花鸟画的曙光,那么喻继高的创作则是中国工笔花鸟画复兴的第一声嘹亮号角。作为陈之佛入室弟子的喻继高,其绘画艺术远承宋元以来工笔画的优秀传统,近师陈之佛、傅抱石等先生的创作理念,将其与现实生活密切结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在20世纪后半期成为江南工笔花鸟画坛的翘楚,享有南喻(继高)北田(世光)的美誉。喻继高的创作和艺术影响力开拓了中国当代工笔花鸟画的新天地,使20世纪后期的工笔花鸟画呈现出一派新的繁荣。

  出生于1932年的喻继高先生酷爱艺术,自幼就汲取身边凡与艺术有关的点滴信息充实着求知的心,小人书、年画、烟标、电影等都是他的教材,考入南京大学艺术系之后,他真正进入了广阔的艺术世界,畅游在艺术之海,而陈之佛、傅抱石两位大师的悉心指授更是令他受益匪浅,两位恩师对传统艺术的深层理解和不懈的创新精神予年轻的喻继高以很大的影响。在西方艺术观念强力冲击中国文化界的20世纪,在新美术运动层出不穷的50年代,喻继高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最为传统的工笔花鸟画作为自己的艺术方向,其志可佩!在艺术界提倡求新的过程中,许多画家在追求新形式之际不经意之间偏离了传统的审美特质,使其艺术走入莫可名状的尴尬状态;半个多世纪以来,喻继高以其敏锐的艺术感觉和坚贞的艺术精神,不渝地追随中国绘画艺术的审美传统,使自己的创作上承传统,下辟蹊径,其工笔花鸟画艺术完全继承了中国传统的审美特质并赋予其新的审美形式,其情可感!

  二

  对于传统艺术的认识,是喻继高创作的高起点;恩师的艺术影响使他具有了不同俗流的艺术理念;自然的美景和对生活的领悟是他创作的永恒动力。对于古画的研读和临摹是他多年来不曾懈怠的日课,黄筌的精谨细腻,徐熙的萧淡洒脱,崔白的疏通清隽,赵佶的典雅宏丽,都带给他无尽的艺术享受和对传统绘画精神的感悟;他的授业恩师陈之佛对于传统工笔花鸟画的认识和对日本、埃及、伊朗及西方绘画的涉猎、对图案的研究以及采用水彩画用色和自然晕染的研究,使喻继高的艺术心胸日趋广博;儿时家乡莺飞草长的江南印象,成年后各地的游历所见,生活中随处悉心的观察体味,都是他创作的灵感之源。

  他的作品朴实而典正,既不趋向华丽富贵的皇家气象,也不迫近清冷萧淡的隐逸风尚,集宫廷画、文人画与民间绘画的精华于一体,构建了自己的独特艺术风貌。他采宫廷艺术的雍容大度而舍其拘谨,撷文人画的雅致而避其放狂,在他的作品中看不到“逸笔草草”和“文人墨戏”之类的托辞,有的是一丝不苟的严谨和千雕万琢的精致。在他的每一幅作品中,都充满了对自然生命的倾情关爱,流露出非人力可为的雍容大气和天然去雕饰的清雅大方。他的画能博能秀,能纵能矜,典雅而活泼,清丽而恬静,具有温文尔雅的艺术气质和俯仰自如的大家风采。

  三

  喻继高的笔下,既有传统的祥花瑞鸟题材,也有轻松活泼的自然小景;他喜描绘千朵万枝的繁密,也不推辞三两横斜的疏朗。《和平之春》、《红棉绶带》、《松鹤长春》、《瑞雪寿带》等作品极具传统意味;而《葡萄小鸟》、《玉兰黄鹂》、《紫菊白鸽》等作品天真自然,轻松可赏。他的画面开合有致,疏密相间,在法度严密中予人以丰富的视觉享受。倚石而妍的牡丹,出萍而秀的荷花,凌霄高瞻的劲松,迎雪怒放的寒梅,都是他笔下充满个性的艺术形象;更有旖旎的鸳戏,轻俏的莺飞,微慵的鸽憩,翩跹的鹤舞,是其作品中优雅灵动的点晴之笔。

  喻继高的构图灵活多样,既有花繁叶茂的雍容大度,也有三两横斜的疏和雅淡。在结构的处理上,他恪守知白守墨的法则,重在经营无画处的妙境,他有意地弱化了景物的空间纵深感,折枝处理不作繁累的重叠穿插,以形象的大小、轻重、疏密、虚实、隐显、偃仰等关系形成了巧妙的构成性和构图的丰富性,使得画面的结构严谨而清正。他的画面上,清淡的底色营造出的空气永远是纯净而静谧的;老枝嫩干相互穿插,花新萼交相呼应;佳禽或喋喋私语于枝头,或款款偕飞于花间,或翩翩相戏于碧波;画面洋溢着浓浓的温馨与不迫的从容。

  色彩的清丽和谐与晕染手法的灵活多样是喻继高花鸟画的又一特色。其用色厚重而不雍塞,雅淡而不单薄,格调高雅,清新空灵,花叶用色的沉着清雅大有明代画家边文进之风。花朵的色彩总是娇柔而晴丽,于明净中透出老辣,稳练中含着新鲜:对于坚涩的瘦石和的遒劲的老干,他常用积水法和撞粉法为之,于其上饱滴水、色,使水与色自然相渗形成斑驳的肌理,显出树石的苍劲,从而与花叶的娇嫩形成对比,这也是喻继高对其师陈之佛之法的活用;禽鸟的着色,喻继高继承五代黄筌精巧细密之法,用笔极精细,几不见墨迹,但以五彩布之。成为喻继高绘画的亮点。其用色浓烈时,朱砂、曙红、胭脂,石青、石绿、花青、赭石,构成娇颜如火的花朵,碧苔苍老的枝干,这些浓艳的色彩在他的笔下,由于明度、纯度的巧妙调剂和设色技巧的高超,不仅没有丝毫的俗艳,反而显出说不尽的蓬勃,赏不完的端丽,《茶梅绿鹦》、《木棉绶带》、《和平之春》为此类佳作。在《梨花春燕》、《春江水暖》、《春曲》等作品中,喻继高将其清丽脱俗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冷色调的画面洁净清艳,雪白的繁花与绿叶苍干相辉映,使画面现出一种宁静的雅致,而叶尖上淡淡的赭痕、飞禽鲜艳的羽毛,又给了清冷的画面以色彩的丰富和对比,现出画家深厚的设色功力。

艺术中国

____
  • 傅亚成
    傅亚成
  • 何士扬
    何士扬
  • 孟昭君
    孟昭君
  • 宋松峰
    宋松峰
  • 金心明
    金心明
  • 何西
    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