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笔苍茫意蕴深--读谢永增的山水画

2010-05-18┋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在中国当代山水画坛上,谢永增的山水画别具一格,颇具创造性和探索精神,一直受到画界和社会的关注。进入北京画院后,谢永增的山水画创作进入了更广更深的探索境地,无论在精神上还是在艺术语言的表现上,都显示出了新的创造性,透露出谢永增在山水画创作方面不断迸发出的艺术创作力。

  混茫虚远的意境

  谢永增的山水画近作,通篇墨色,扑面而来,令人精神为之一震。画面墨色迷蒙,浑然沉着,山水形象或隐或现,呈现茫茫渺渺之状。应当说,谢永增创造的山水意境是独特的,这是在一开始还没有仔细分辨画中物象之时,就以整体的效果让人产生了某种需要凝神静悟的印象,以及所带来的一种不能随意而观的心情。在谢永增的山水画中,常见物象显实之处,旋又变化、转换归于虚然,真是虚实相生。而这虚处,并不是传统的空白处理,归于白纸空无,而是使物象隐没于茫茫墨色之中。在布满全局的沉重墨色之中,亦变化多端,欲辨不明,使自然现于混沌,大千世界,仿佛尽在其中。由于这样独特的艺术处理方法,谢永增就使自己的山水画呈现出一种苍茫虚远的宏大境界。然而,谢永增所要表达的既不是悲愤,也不是孤独自怜,更不是避世的无奈感叹。作为一个现代人,谢永增始终关注和思考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在对自然宇宙的宏观静默中,他表达的是对自然对人世的一分终极人文关怀之情,是在山水自然中,反观人生世事,追索心灵家园何以慰藉的方向。他的这种精神诉求,同现代人一个世纪来不断对自然、对环境、对人与人的关系的追问和人文关怀密切相关,是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新思考。谢永增以自己笔下的意象做出了独特的诠释和表达。这既是他作为一个现代画家自觉接受现代社会意识影响的反映,也是作为一个山水画家浸润中国山水画“澄怀观道” 的传统,饱受优秀艺术思想孕育的结果。

  谢永增对自然山水的关照并不是建立在抽象观念的空中楼阁之中,而是有着深厚的感情基础和生活感受。谢永增多画吕梁山及北方山水,如《吕梁厚土》、《吕梁深秋》、《吕梁积雪图》等,这都反映他对北方山水的迷恋。谢永增生长于燕赵大地,其地苍广无垠,自古多出义士,民风淳朴,地域特色和乡土气息浓厚。成长于这片厚土,谢永增自然从小深受濡染,对家乡山水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也养成了他宽厚深绵的性格。他爱家乡山水,更由此行至太行、吕梁,乃至遍及北方的山山水水。他爱画吕梁山水,更爱画吕梁的深秋与冬雪。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季节里,北方山水才真正展现出它的深厚、苍凉与无垠,展现它高亢、坦荡和无畏的真精神。谢永增常常被这样的风貌和精神深深地感染着,由此产生的感情郁结而浓烈,他要在自己的山水中释放出对它深沉而炙热的爱。然而,谢永增没有让自己的感情停留在个体的宣泄之中,也没有津津留恋于具体山水的细节描摹之中,而是在这山山水水之中,观看和体悟到了整个自然的原貌及其背后蕴含着的大境界,由此他把自己的感情提升到了对自然与人的整体关怀之中。所以这种关怀既有真实感情的体验又有人文情怀的升华,悲悯而充实,宏阔而不空洞,这正是谢永增执着探索的可贵之处,为现代尘世喧嚣中的人们返璞归真、重温自然、找寻精神家园指示了路标和去向。

  凝气飘忽的用光

  谢永增虚茫意境的创造同他画面中独特的用光是分不开的。在通篇墨色中,忽然在或远或近、或高或低处出现一道或几道既现且隐的白光,如同暗夜中忽现的灯光,给人光明与希望。谢永增笔下的光聚散有序,强烈之处,仿佛白光照耀,自然物象显露轮廓与形体,屋角或树木呈现其中,被其环绕。白光柔弱之处,飘忽不定,渐次归隐于无形,与墨色融为一体。然而这白光又像是自然山水之中升腾着的一股弥漫之气,是山川的灵动气息,如同休止的音符,使人得到视觉和心灵上的联想与休憩。事实上,谢永增对于画面白光的处理真是匠心独运。古人所谓“计白当黑”,画面中的空白在中国画传统中一直受到特别的重视。谢永增正是在继承这一传统的艺术观念的基础上,发挥了自己的理解和体悟,从中又可看出他从西画中吸收的营养。传统中国画的空白常常是大面积的,也不具有明显的聚光效果。谢永增对画面的留白却是很控制的,往往只是一带。因为满纸墨色的映衬,或者如在茫茫暗夜之中,使得这一带空白的出现就有如突然显现的光亮,在画面中形成明显甚至强烈的聚光和聚焦,成为画中最活跃的亮点。

艺术中国

____
  • 何士扬
    何士扬
  • 宋松峰
    宋松峰
  • 金心明
    金心明
  • 孟昭君
    孟昭君
  • 傅亚成
    傅亚成
  • 何西
    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