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临古中创古--从《白砥临古书法精粹》谈起

2010-05-28┋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白砥临米芾《苕溪诗帖》
  白砥临朱耷《题画》

  与西方绘画不同,中国画并不怎么强调写生,更重要的是强调对古人作品的临摹。中国画家虽有“行万里路,观天下景”的要求,但目的不在于逼真画下这些真山真水,只在于接受山川自然之势的启迪与山川气象变化的陶冶,涵养出一个能够吞吐大荒、出入太虚的“胸中丘壑”。而与中国画相比,中国书法干脆连“行万里路,观天下景”也被省删,从事书法者只须对着古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临摹即可。只向古帖讨生活,不向大自然讨生活,这就是长期以来关于书法学习甚至书法创作的重要理念。当然,这不是说,古代书家就没有向大自然学习的意向与行动,只是这部分追求与临写古帖比起来简直不成比例。临古,早已成为每个书法家的自觉实践,天经而又地义。

  不过,临古在书法家的生涯中,不同过程承担着不同使命,或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的内涵与意义。一般而言,初学阶段,要求的是“形似”,越“像”古帖越好,这时的临古目的在于打基础,为下一步书法创作做好必要之铺垫。在中国书法史上没有一位大书法家不经过这一阶段。有人曾据苏东坡所云“苟能通其意,常谓不学可”,认为临古并不重要,其实,只要对苏东坡稍作全面了解,就会知道,他早年不仅认真临学过颜书,而且连《兰亭序》也临学了很长时间,除此,他还以南朝王僧虔《谍文》(“太子舍人王琰”)作为自己成熟期的风格凭借,并在另外一个场合明确说道:“笔成冢,墨成池,不及羲之即献之;笔秃千管,墨磨万锭,不作张芝作索靖。”在初学阶段,全面临古,白砥也是这么做的。他在跟随章祖安先生攻读书法硕士、博士阶段,以及在此之前的相当长时段内,就有板有眼地把古代甚至近现代的所有经典或大家作品都临了一个遍,而且,在做到“形似”的同时还做到了“神似”,为顺利进入自由创作阶段,夯实了雄厚之基础,否则,又怎能奢望后来在当代书坛的纵横驰骋呢?

  白砥成名了,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就闪亮登场,进入当代著名中青年书法家行列,历二十余年而不衰。而与他同时成名的许多书家,经过时间的陶洗,要么不断重复自我沦为平庸,要么一年不如一年直至默默无闻。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想,其中的主要原因就在于他们忽视了创作阶段或成名成家之后的临古。相对于初学阶段的临古,这一阶段的临古,无疑是高级的。高级阶段的临古,重点不在于追求“形似”与“神似”,而在于运用书家独特的审美观念,去重新阐释古代经典碑帖,从中获取再度提升自我创作水准的丰富资源。朱熹诗云:“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书法创作一旦缺乏古帖精华之活水的滋养,必然要走下坡路。白砥深知此理,于是,在创作及创作探索(比如他的“少字数”书法创作尝试)的同时,还把相当部分精力投入了积极的临古实践。如此数十年下来,就有了他于不久前举办的专题展览“意与古会——白砥临古书法展”,就有了我们眼前这部由湖南美术出版社推出的《白砥临古书法精粹》作品集。

艺术中国

____
  • 傅亚成
    傅亚成
  • 孟昭君
    孟昭君
  • 金心明
    金心明
  • 何西
    何西
  • 何士扬
    何士扬
  • 宋松峰
    宋松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