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创境写悲欣-驻足刘兆平水墨家园

2010-06-24┋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悲欣交集,这是弘一法师临终遗言。弘一法师是个全才,他于音律、诗词、书画、禅理等无所不通,亦无所不透。然 “悲欣交集”便凝练了其一生,可见法师修为之深。悲欣者,悲欢也。概而括之,细而究之,人生概莫于悲欣两字。换言之悲欣是生命历程的简称。“悲欣”让笔者想起了刘兆平及其水墨艺术,观他的水墨创境系列,亦真亦幻,亦悲亦乐,让人久久不能平静。

  (一)

  刘兆平是笔者的友人,自然是熟悉的。初时,笔者看了很多刘兆平的花鸟画和些许的人物画,觉得他是个很有感觉的画家。他的画无不充满意趣,哪怕是隐士谒友、高士听泉,亦或是戏水荷塘的鸭子总是让人浮想联翩。是画家那种冲动之后的沉思叩开了观者的心扉,还是人们不由地被带进画中,品读画外之音,似乎很难说得清楚。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它引起了我们的共鸣,这是我对刘兆平画作的初始印象。

  刘兆平的水墨画无疑是好画,这无需多言。但是真正勾起笔者浓厚兴趣的是其近期潜心创作的山水画。它亦真亦幻,人们很难寻找到对应的山岚,却又是都市人心中所向往的蓬莱之境。烟云迷茫之下的朦胧,让人流连忘返,似在梦中。刘兆平先生称其为水墨创境。今天笔者想重点谈谈水墨创境,因为它概括了画家六十年的生命体验,这种概括是画家对自己、对社会乃至对中国画的探索承担了一种使命而为的,是一个文人在良心和责任感的驱使下自觉或不自觉完成的。虽然笔者不敢断言这种探索能否为中国画的未来指出另一条坦途,但是这种探索的精神却是中国画发展所必不可少的。仅从这个意义而言,刘兆平的水墨创境之举就值得褒扬。

  (二)

  写意已然成为中国画精神的代称,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但人们习惯将写意和工笔对立起来,殊不知工笔的核心不在于写实,而在于写意,倘若一幅刻画详尽的工笔画,却没有意境,那么它还能称之为艺术吗?近年来,工笔画坛无不谈工笔的写意性,就是为了弥补工笔画过于程式化的不足,使之重新回到抒情表性的功用,回到艺术的轨迹。

  笔者习惯于把写意解读成写、意及写意三个部分。写者,在于写出画家的心性。它在强调线条以书入画的同时,应该包含 “不可复制的”偶然因素率性而出的点画,这种点画正是为了更好抒发画家情感;意者,乃画家心性也。这种心性是观造化后的感叹,更是画家学养、阅历和悟性在悲欣交集的情况下偶发的情感,这种情感是理性之中的冲动;写意,其实可理解为造境,即要营造出气韵生动的境界。

  为了更好地解读刘兆平的水墨创境系列,笔者费了一番功夫,梳理了写意的内涵和外延。水墨创境似乎可以解读成用水墨这一中国特有的语境,创造出一个气韵生动的境界。这种境界是以中国文化为基石,融入了画家的才情、阅历和对生命的理解与认识,最终让人在亦真亦幻中品味其亦悲亦乐的心境。因此,“写”字甚为重要,它是水墨创境与观者沟通的渠道,亦是画家营造画面的栈道。且看《雪霁图》,山岚叠嶂,万壑交错,枯树映雪,好一派瑞雪风光。画家通过几株枯树在大雪中挺且直,传神地点出了雪霁的主题,使得画面出现了一股荒寒之境。那树干的苍老,树枝的韧性,无不是通过线条的苍遒表达出来,这是画家中锋用笔、以书入画而来的结果;再看那交相辉映险峻的山岚,看似水墨晕染效果所致,殊不知墨法皆由笔法出,归根结底还是笔法起作用。没有入木三分的笔力,在水的冲击下,墨焉能留住,更谈何墨分五色!

艺术中国

____
  • 何西
    何西
  • 何士扬
    何士扬
  • 宋松峰
    宋松峰
  • 金心明
    金心明
  • 孟昭君
    孟昭君
  • 傅亚成
    傅亚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