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余遣兴雕文心-谈杨臣彬的国画艺术

2010-07-05┋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文人画强调诗书画印四位一体,互为映衬补充,从而赋予了绘画更多的表达空间。于是乎,自宋元以降,文人画逐步成为绘画主流,影响了中国美术史近千年。直至今日,它依然有着深厚的影响。当我们记住了享有盛名的“新文人画家”,请不要忽视一批默默耕耘、奉献于传统文化的艺术家。他们虽无画名,却也是书诗画印俱佳。杨臣彬先生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杨臣彬先生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著名鉴赏家,这几乎是妇孺皆知的。但是罕有人知悉他的其他身份:中国书协会员、西泠印社社员、中国美协会员。原来先生不但是个鉴赏大家,于书画印也是卓有成就的。作为先生的小友,笔者也是不久前得知先生是丹青高手。翻开《杨臣彬书画集》,笔者甚为动容,尤其是看了先生的国画时,似有一股清风袭来,阵阵凉意,好不痛快。所谓“烟云能供养,书画可清心”,先生于紫禁城内浸润古书画多年,博闻强识,眼界开拓,学养过人,终成大家。

  (一)

  徐邦达先生经常提醒:从事古书画研究、鉴定,有必要亲自动手写写画画,有目的地临习古代大家的作品,方能深入体会其艺理要妙,有助于对古代书画的研究与鉴定。作为徐邦达的入室弟子,杨臣彬遵师训,在鉴赏大量故宫珍藏的古书画时,也有意识地进行临习。也许是天赋所致,他有着过人的临摹能力,尤其是在书法方面的临习甚至可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笔者看了先生摹写的《蜀素帖》和《兰亭序》后赞叹不已。先生的摹本不但形似,神采亦为相近,似乎先生在为米芾和王羲之代笔一般。先生治印亦是了得,这也难怪,毕竟对古书画鉴定而言,除了书画家个人的笔墨风格鉴别外,题款和印章也是最重要的鉴定标准。书画家对印章是极为讲究的,尤其是历代那些名垂青史的大师们更是讲究,在各种风格印章的熏陶下,先生的眼界比常人高出不少,他所刻之印极为高古,且印风多变,不拘于成规。印章和题款的重要性,使先生花费了很多功夫于书法和治印上,所以先生的书名和治印也是为外界熟知的。

  杨先生作画这是出乎常人意料的,但笔者细细想来却也是在常理中,毕竟先生是个极为勤奋的人,且精力充沛。个人的笔墨风格在书画鉴定是很重要的,这是鉴别真伪的重要方法之一。常言道:好记忆不如烂笔头,看十遍不若写一遍。为了加深对画家的笔墨风格的体会和记忆,杨臣彬先生认真临习画家经典作品,再加上兴趣使然,久而久之,他也就成为了画家。不过先生有个得天独厚的条件,便是直接从真迹入手,这比起那些临习印刷版本的画家而言,先生显然是技高一筹,因此先生的国画作品在笔墨上总是胜人一筹。当我们明白了笔墨风格在鉴定中的作用时,回过头来看张大千、吴湖帆、启功和徐邦达,便一目了然他们为何集鉴定和书画成就于一身,且其艺术造诣远远超出职业名画家。因此,对杨先生的国画,笔者有理由高看一格,且抱有厚望。

  (二)

  杨先生的绘画以山水为主,这恐怕与山水画在古代的繁荣有着密切关系。因为故宫里存有古代大师大量的山水画,先生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此其一;其二,笔者猜想与先生的审美意趣有关系,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先生对山水有着天然的爱好,这与古代文人向往山林,乃至隐迹于山林修身、养性、治学息息相关。先生的工作便是与之为伍,学习它、研究它,最后才是辨真伪。其实这种学习、研究的过程恰恰是神交古人,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古人对山林的偏好,我想也会对先生产生影响,耳濡目染,久而久之,先生对山林自然是偏爱的。

艺术中国

____
  • 何西
    何西
  • 宋松峰
    宋松峰
  • 金心明
    金心明
  • 何士扬
    何士扬
  • 孟昭君
    孟昭君
  • 傅亚成
    傅亚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