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沙“周顺恺国画展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0-07-13┋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近些年来,我不断看到年富力强的周顺恺发表在国内外报刊媒体上、产生了广泛影响的作品:《最后的嘱托》、《铮铮铁骨》(朱老总),《大匠诗情》、《巴金》、《鲁迅》、《苏武》、《蒋兆和》、《东渡黄河》、《纤夫》和《杜甫》等等一些优秀的中国画写意人物画。今天有幸看到周顺恺上述作品的原件,令我非常感动与高兴。

  我觉得周顺恺是一位有着强烈的历史与社会责任感、在当代中国美术界具有典型意义的优秀的大写意人物画家。他努力通过自己的人物画创作,切切实实地体现了他作为一位有良知的艺术家,关注历史,关注社会,关注现实生活,关注人民的命运。

  作为一位有着强烈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周顺恺,在中国大写意人物画创作方面,舍得花大量时间,精心创作像《大会师》、《东渡黄河》、《矿工兄弟》和《最后的嘱托》这样重大的历史题材,塑造像朱老总、周总理、邓小平、巴金和苏武等许多重要历史人物的传神形象,构思反映现实生活的像《纤夫》、《祥云》、《告别三峡》和《矿工兄弟》等一些优秀的主题性创作……他这样做,既不是应政府的组织,或美术机构的指派,更不是画廊收藏家的要求,而完全是他自发地从思想和心灵深处,觉得自己作为一名由党和国家培养、由人民哺育的艺术家而应有的艺术追求;完全是出于自己对中国历史、对中国革命、对为中国社会和历史变革作出重大贡献的革命先贤和历史名人,有一个主观认同的朴素感情和一个客观正确的历史判断。我认为这是周顺恺能画好重大历史题材、能塑造好革命先贤和历史名人、能形象生动和深刻地做好以描绘和表现人民生活为现实主题创作的根本原因所在。正是周顺恺对历史充满了活力与生机的真爱,才让他能画出这么多好画来的。国内众多的著名画家、美术理论家对周顺恺的人物画,从艺术上所给予的高度评价,我认为都是准确和中肯的,我完全赞同。

  周顺恺没有大学本科学历,虽然有幸在海军受到李宝林先生指导,主要靠自学成才,靠顽强刻苦和执着追求成就为一位画家的。在现当代的中国美术界中,其实有许多像周顺恺这样自学成才的例子。而近几年快速发展的高等美术教育,也培养和造就了大批新生代的美术人才,令中国美术界有了人才济济的喜人景象。但也出现一些不良倾向的端倪,当今的美术界存在科班出身的人傲视、贬斥自学成才者,这并不利于团结,更不利于美术事业的健康发展。其实,文艺复兴时期的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和达芬奇,都是靠自学成才为文艺复兴时期的“三杰”;罗丹三次考大学都落第,主要靠自学成才成为世界级的近代雕塑大师;中国的黄宾虹并非科班出身;齐白石大师连小学都未毕业;去年荣获中国美术终身成就奖的潘鹤,也没有大学本科学历。艺术水平来自个人不断地精进和修养,并不是一纸文凭所能限定。所以,在我看来,没有学历的周顺恺,反而没有学院气的窠臼,完全可以由着自己艺术兴趣,甩开膀子画自己的画;而且根据他人物画创作的成就和发展势头来看,他完全有希望成就为一位写意人物画的新大家。

  还有一个不好的现象就是:这些年来,在中国画界,重大历史题材和反映现实生活的主题性创作受到冷落。美术界由十年文革中唯伪历史画、唯伪主题性创作的“一花独放”,而扼杀千姿百态的风花雪月,到如今则出现“风花雪月”繁荣昌盛、重大历史题材和主题性创作无人问津。在这样的时风下,我认为,周顺恺的人物画展在长沙隆重展出,有着非常深远的现实意义。之所以造成相当多的省市美术界出现目前这种多“风花雪月”重“小家碧玉”的艺术价值取向,轻视、排斥与贬废重大历史题材及反映现实生活的主题性创作,主要原因是对艺术功能看法上产生了偏差。

  在一些人看来,似乎只有风花雪月的艺术才有艺术的永恒性,重大历史题材和反映现实生活的主题性创作,只有为政治服务的教育功能而无艺术性,这其实是一种缺乏艺术史常识的误解。应当承认,中外艺术史上当然有风花雪月一类精品,但从古希腊到文艺复兴到近现代美术史,许多重大历史题材和主题性创作都是艺术史上的的杰作巨著。它们是历史和时代的精神支柱和象征物,它们在思想和精神层面上的容量,是风花雪月一类作品所不能达到的。原广州美术学院院长、著名雕塑家梁明诚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初由意大利留学回来后说,欧洲从古希腊和罗马时代到近现代,一直有用历史画和主题性创作表现和反映国家重大历史和社会变革的重大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和现实生活重大主题的传统。而我们国家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并没有严格意义上描绘重大历史题材和现实生活的主题性创作,因此,我们要补历史题材创作的课,我们要提倡表现反映现实生活的主题性创作。今天的现实生活,到了明天就成为了历史。我完全赞成梁明诚的看法。

  某些极力在中国美术界推行西方“当代艺术”的理论家们,极力将美国制造成是一个“现代”和“当代”艺术独盛的国家,崇尚自由。可是,就是美国政府,却花大把美元将一个山雕刻成为巨大的美国历史上四位著名总统的雕像;花大把美元建造韩战和越战纪念碑;在美国国会山的墙面上陈列有大量写实性极强的油画,都是歌颂和表彰美国历史的重大题材和历史人物的作品,美国的艺术一样也在为政治服务。然而这些铁的事实,却不知道为什么总会被我们美术界的人视而不见呢?这实在令人感到难于理解!

  总之,我认为周顺恺的画展给我们带来了一股春风。在现当代中国美术史上,有的画家,一辈子最多画了一两幅好画,然后就一辈子吃那一两幅画的老本,再也不思进取了。周顺恺在长沙举办的这个画展,一次就拿了这么多好画来,真是令我们大开眼界,大有启发,大受教育。在当代中国美术界,作为一名艺术家,是单纯为追求金钱,最后穷得只剩下钱好呢,还是应当像周顺恺这样长期坚持潜心创作,不断为时代和人民奉献出优秀的作品,成为一位拥有巨大精神财富的艺术家好呢?我认为,这是我们每个艺术家都应该严肃思考的问题。

  钱海源 2010年3月23日于“周顺恺国画展研讨会”

艺术中国

____
  • 孟昭君
    孟昭君
  • 何士扬
    何士扬
  • 何西
    何西
  • 宋松峰
    宋松峰
  • 傅亚成
    傅亚成
  • 金心明
    金心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