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学研究》:学界的屠龙绝响

2011-01-12┋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2009年12月笔者浏览中国篆刻网“艺坛新闻”栏目时欣悉,由吕金成先生主编的《印学研究》在济南创刊,山东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第一辑推出的是“山东印学研究专辑”,集中刊发了当代山东印学研究的新成果。怀着对传统印学和古文字的浓厚兴趣,当年那几个月时间,我频繁出入北京西单图书大厦和北京王府井新华书店,却始终未见此书踪影。于是笔者便尝试网购,从自己注册的卓越网上找到了此书网页链接,于2010年4月6日晚上提交并生成了订单,卓越网的工作人员提前两天上门把《印学研究》第一辑快递到我的手中。网购使笔者再次体验到购书的乐趣。这本32开、近25万字的《印学研究》专著,收录了各地14位印学理论家的15篇论著,旁征博引、图文并茂。在其封皮内折勒口处注有主编题记:“不计文章长短,但求言之有物、持之有故;不论资历深浅,惟愿文心雕龙、术道光弘。”想必这就是《印学研究》的办刊宗旨,如今全国还没有一本正规的印学理论刊物,此举堪称印学界的屠龙绝响。

  众所周知,好多年前的上海《书法研究》和北京荣宝斋的《中国篆刻》两种纯学术期刊由于种种原因导致停刊退市的结局,无不令学界人士为之扼腕叹息和无奈。年前,当笔者又一次从中国篆刻网上得悉,《印学研究》第二辑——陶文研究专辑已于2010年12月由山东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消息,心中着实为之一振,仿佛看到了当代印学发展的曙光。笔者以为,当下印人们跟风现象严重,多年前有人搞出了陶瓷印,于是大家一窝蜂都去做陶瓷印,却很少有人从内容上关注以陶文篆书的入印。书画传媒界亦然,某家率先评出了年度人物或年度事件,于是媒体趋之若鹜都去评年度人物等,如在梳理2010年年度书画篆刻大事记时,很少把视线投向出版物,《印学研究》的创刊与前行,无疑是印学界的一件大事。却没有媒体把视线定格在《印学研究》上,与其说是不经意的疏漏,还不如说是功利化至上的浮躁社会背景下的结果。所有的一切都在跟风中丧失了自我。

  《印学研究》第二辑上市可能尚需时日,而从介绍得知,该辑汇集了当代陶文研究的最新成果,从30余篇文稿中选收论文18篇,分别为:陶文概说——兼论东周时期陶器印迹的艺术风格(徐畅)、新泰齐国官量陶文的发现与初步探索(王恩田)、新泰“立事”陶文研究(卫松涛、徐军平)、齐国铭陶十三器(吕金成、李宁)、后千甓亭藏邺城陶文略述(衣雪峰)、陈介祺与陶文的发现、收藏及研究(陆明君)、陈介祺的几方古陶文题跋(徐在国)、季木藏陶二三事——读《新编全本季木藏陶》(王恩田、王戎)、秦封泥与秦陶印迹的比较研究(王东明)、孙文楷陶文著述考略(吕金成)、里耶秦封泥初探(朱晨)、《续封泥考略》校读劄记(朱琪)、张贞、张在辛、张在戊、张在乙年谱(孟庆星)、战国官玺考释两则(程龙东)、治印断想(郭广强)、聊城杨氏海源阁藏印拾零(徐战)、鉨文字书发展及流变(古菲)、陶文论著目(徐在国)。笔者以为,这些有关古陶文研究论文的整理出版,无疑是当代陶文印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具有较高的文献价值和学术价值。

  有学者认为,古陶文是较之殷商甲骨文更早的一种比较成熟的古文字系统,笔者深信不疑,古陶器遗物主要出土于山东、河北、陕西、河南、山西、湖北等省,最具代表意义的有距今四千五百多年历史的山东大汶口文化晚期遗址出土陶器上的图形文字,虽然古文字学家对大汶口陶文的考释存在分歧,但各家都一致认为大汶口陶文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早的象形汉字。如唐兰先生认为“Ⅲ”就是“戉”,即后来的“钺”字;认为“Ⅳ”是“斤”字;于省吾先生认为“Ⅴ”是“旦”字的繁体字:上面是云气托着太阳,下面是“山”形,而金文中的“山”有作五峰形的。“旦”在甲骨文、金文中都省掉了下面的“山”。近十年来,各地有关对古陶器的考古发掘,对古陶铭文的疏证,古印章遗迹陶文的考释,陶文与封泥的比较研究等课题,各有所获;而各种陶文论著也不断涌现,如1990年高明编著、中华书局出版的《古陶文汇编》,2007年齐鲁书社出版的《陶文字典》;几乎囊括了当代所见战国陶文和商代、西周陶文等历史文献。显然,尽管古陶文的辨识难度远大于甲骨、金文,但并不妨碍“古陶文字学”成为古文字学的另一个分支,当代古陶文研究无形之中推动了篆刻研究的纵深发展。当代一些篆刻家们似乎已不再满足于甲骨、金文、缪篆、瓦当文、小篆等古文字入印,也不乏有撷取陶文入印的探索者。而《印学研究》第二辑——陶文研究专辑的出版,正当其时;可以说,这为当代篆刻家和古文字爱好者打开了一扇聚焦陶文印研究与陶文书法创作的学术之窗,同时也拓展了当代篆刻界陶文印研究的新视野。这无不得益于吕金成先生深厚的治学功底和学术素养,得益于山东大学出版社敏锐的学术眼光,以及博大精深的齐鲁文化渊源脉络。

  从目前所出的两辑《印学研究》来看,窃以为还可以将全书内容细分为若干个子栏目,如“战国文字学”“金石学”“简帛学”“甲骨金文学”“古文字通假研究”“流派印”等栏目,然后将入选的论文分别归入相关栏目之下,这样更便于分类检索和阅读。据悉,《印学研究》第三辑为“民国印学研究专辑”,将挖掘和呈现民国时期的印学研究与篆刻创作的新成果,预计在今年12月出版发行,印学界必将拭目以待。我国的文物资源极为丰富,相信随着各地考古发掘的不断开展,各类金属铭文器具和古代鉨印的不断出土,必将继续推进古文字和印学研究向纵深发展。同时,期待着在不久的将来,《印学研究》这一学术刊物定能发展成为半年刊,甚至季刊。(彭一超

 

艺术中国

____
  • 宋松峰
    宋松峰
  • 何西
    何西
  • 傅亚成
    傅亚成
  • 孟昭君
    孟昭君
  • 何士扬
    何士扬
  • 金心明
    金心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