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协换届用什么样的游戏规则最好?

2009-12-16┋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套用刀郎的一句歌词,2010年的书协换届,好象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早一些。上一次换届是在2005年年底,这次如果按时换届,应该在2010年年底,还有一年半。一年半的时间不算短,但书界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各种小道消息开始喧嚣尘上,网上写手纷纷出手,而所有舆论的焦点,就是谁能当上下届书协主席。有的按年龄预测,说上级有指示,主席、副主席的任职年龄提前两年,某某48年生的当主席有戏,某某41年生的没戏;有的从人事关系预测,某某官大、背景深、后台硬有戏,某某没资源没靠山没戏;有的按人气和影响力预测,某某办展览气势浩大有戏,某某办展览冷冷清清没戏;有的按姓名字数预测,说历届主席的姓名都是两个字,于是某某有戏,某某某没戏,等等等等,一个个都说的有鼻子有眼,很象地下组织部长。

  任何准确的预测,都必须有两个条件,一是要熟悉游戏规则,二是要掌握的信息要全面准确。按照这两个标准来衡量,目前所有关于换届的预测,都是捕风捉影。

  历届春晚上好的小品,一般应该都能给社会留下几句“流行语”,好文章也是这样,我在机关工作的时候,一些大笔杆子每写公文都绞尽脑汁创造一些新话。最近,听说“十年之赌”这句话在书坛很流行,“官军来了”也很流行,看来我的写作水平还是有提高。对书协换届,总结多年来中国书协以及各省市书协换届的经验教训,我也提炼出了五个字“四个不应该”。

  第一个,应该换届不换届。不按时换届的主要形式就是拖,大家都知道,好几个省书协换届,都被拖好几年了。不光是拖,有时候还提前,把应该是十月份的换届,提前到九月份,把下旬提前到上旬,把下周提前到上周。为什么提前?不是工作积极主动,而是迫不得已,你不提前一些某领就过完生日,导当主席或副主席就超龄了。该换届时不换届,有人急得睡不好觉,可是再急也没用,因为有推迟和提前除了有大权在握的上一级或更上级领导的意志,有的还有有章程依据。《中国书法家协会章程》第十七条规定, 本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全国代表大会。其职责是: 1、决定本会的工作方针和任务;2、审议工作报告;3、制定和修改《中国书法家协会章程》;4、选举产生领导机构;5、决定其它重大事项;第二十条规定,全国代表大会每五年召开一次,必要时可提前或延期召开,理事会不定期举行,由主席团召集。请注意,“必要时可提前或延期召开”这句话,大有文章,其玄机在于,它规定了必要时可以提前或延期,但没规定什么情况属于“必要时”,也没规定可以提前或延期多长时间,这就意味着,换不换届什么时候换届都可以由领导拍脑袋。所以,2010年书协可能换届,也可能不换届,不是必然换届。

  第二个,应该有的规矩没有。正规的换届选举,必然有一个比较正规成熟的选举办法。在这个办法中,代表、候选人是民主推荐还是上级提名,名额多少,选举是等额选举还是差额选举,是直接选举还是间接选举,有效选举是三分之二通过还是二分之一通过,表决时是举手还是投票,是署名投票还是匿名投票,等等,都应该有周严细致的规定。让人费解的是,据我了解,已经成立二三十年的中国书协和多数的省书协,到现在居然还没有一个统一的选举办法。每次换届,选举办法都根据本届情况临时制订,这届有这届的选举办法,下届有下届的选举办法,规矩变来变去,具有极大的随意性。比如某届选举,估计某人得票可能不够半数,怎么办?上届五十个代表,这届搞成八十个,多出三十票投给他,他就够了。这就是选举的智慧。

  第三个,应该遵守的规矩也不遵守。主席的任职年龄本来是有限制的,可是人可以定规矩,也可以破规矩,有令不行,朝令夕改的故事见多了,七十多岁走马上任当省书协主席的事也有吧。还有,最近某省换届选举,本来定好了匿名投票,可是匿名投票结果,某指定候选人没过半数,再匿名投票一轮还是没把握过半数,怎么办?领导琢磨了两天,改变了选举规矩,把匿名投票改成举手表决。这回可好,领导坐在上面监督,代表们在下面相互监督,众目睽睽下你不举手,你就违背了领导意志,得罪了候选同志,看你以后还怎么在圈里混?

  第四个,应该当选的专业书法家当不上,不应该当选的官军却能当上。在上一期《书法》上我发表的文章题目是《官军来了》,巧合的是,蔡树农先生在《美术报》上也发表了一篇《官军来了》,可见,对官军泛滥现象我们是英雄所见略同。前阶段,网上流行一个帖子《让我们看清这十七位理事》,对去年新增补的中国书协理事身份进行了披露。从帖子看出,这十七位新理事,字写的好坏不论,其身份却多数是官军,比较大的官(相当于副局级以上)有:省政协主席,省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省文化厅厅长,市长,省社科院党组书记,银行党委宣传部副部长(副局级),部委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大集团老干部局局长,大集团专家委员会主任,等等。面对这浩浩荡荡、汹涌澎湃、铺天盖地的官军,就是王羲之转世,想在中国书协混个一官半职恐怕也难吧。

  这四个不应该,可以用一个不应该概括,就是应该有的民-主没有,不应该有的长官意志却有。民-主的选举,规则摆在那里,候选人的情况,他的施政主张都摆在台面,还可以进行预测,但预测准确也不容易,去年美国大选,很多人都把宝压在希拉里身上,结果奥巴马当选。长官意志主导下的选举,起决定作用的不是民意,而是长官意志。老话说天威难测,长官意志是最难琢磨的了,中国省部级干部几千人,司局级干部几十万人,爱好毛笔字的领导一堆一堆的,面对错综复杂、盘根错节的官场,你知道哪位爱写字的领导被另一位管书协的领导选中当书协主席、副主席?

  谁当主席无法预测,即使预测准了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回顾二三十年的书协历史,书协主席的意义实际上只有两个,一个是象启功先生那样的大家,给书协撑撑门面,壮壮声势,这是象征意义。另一个是象慷慨的沈鹏先生和张海先生那样,时不时自掏腰包,给书协的活动赞助一下,这是现实意义。至于对协会具体管理,主席的作用除了开开会,讲讲话,剪剪彩,实际的作用微乎其微,多少年了基本如此。

艺术中国


延伸阅读:

____
  • 李晓军
    李晓军
  • 齐新民
    齐新民
  • 任之
    任之
  • 谢莲子
    谢莲子
  • 胡振郎
    胡振郎
  • 李庆富
    李庆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