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届美展陶艺展的傲慢与偏见

2010-02-01┋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作为景德镇的从艺者,欣喜地看到第十一届全国美展把陶艺也列入到主流艺术门类当中,并和漆画作为一个独立展区,既显示了本届全国美展的包容、多元、开放的胸襟,也反映了当今陶艺的繁荣和壮大。然而当看到作为全国性的陶艺展作品时,给我一个极深刻的印象和疑问:与其说是陶艺展,不如说是陶或瓷材料的雕塑展,雕塑艺术发展到现在,材质上有石、砖、木、竹、铜、铁、玻璃、树脂、石膏、沙、蜡、陶、瓷。因此我认为把这样的陶艺展划到雕塑门类也许更合适。

  任何一个艺术门类的材质都有特定语言魅力和艺术水准。漆画、水彩、油画、国画都因材质产生出不同的艺术美感。当然陶艺也不例外,它是集土、火、釉为特征的艺术,再细分陶与瓷因烧成温度与工艺不同,又有不同的艺术魅力。它与其他主流画种一样,创作者掌握其材料性能(即工艺)就可以充分发挥其艺术才情,那么运用好了土、火、釉就能随心所欲做陶艺。雕塑也好,绘画也罢,两者不应相互排斥,其实他们都反映了土与火、釉的材质魅力,尤其是釉下绘画几乎全靠火。大量事实也证明除雕塑外,许多艺术家创作了大量陶瓷绘画作品,艺术水平之高决不逊色于任何一个艺术门类。回顾一下人类早期的彩陶,既有具象、又有抽象且与容器浑然一体的形式。不说元青花大写意画,也不必说毕加索、米罗的陶艺作品,就说当代美国的温黑格比的器形风景画,国内的朱乐耕、宁刚、李林洪、白明、刘正等大量的绘画性陶瓷作品,都可以说明陶瓷艺术除雕塑之外,还有其他的陶艺形式;其实绘画艺术对陶艺的影响更大。现代西方陶艺,无论哪种风格流派都有绘画风格流派的影响,如陶艺中的装饰、具象、写实、象征、抒情、表现、装置、波普等都与绘画风格、流派,异曲同工。其中许多陶艺家自身就是画家,并且也有许多陶艺家不断探索雕塑、容器与平面绘画的关系,难道这类实用容器、平面创作的绘画也不叫陶艺,或没有水准吗?

  以绘画的语言在陶或瓷上表现就不能算陶艺,我认为参与美展的组织者、评审者,有失包容性或是片面性,难道这种陶瓷绘画就不是土、火、釉的陶瓷材质吗?没有材质的魅力吗?这点值得学术界和广大同仁深思。

  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内就不断有许多的著名国画、油画家参与到陶瓷绘画中来,如祝大年、吴冠中、刘大为、俞晓夫、陈逸飞、冷军等,都参与过陶瓷绘画。近几年来自各美院、画院的教授、画师、职业画家纷纷来景德镇从事陶瓷绘画创作,他们都看到陶瓷绘画的艺术感染力。陶艺与漆画等其他主流艺术相比,无论从它们的历史看,还是从创作队伍普及程度和参与创作者的素质、以及在中国乃至在世界上的知名度来看,都不会逊色于任何艺术门类。从原始社会就出现了彩陶,从古代御窑厂至民国时陶瓷绘画学校,到新中国先后成立景德镇陶瓷学院、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江西省工艺美院三所专门陶瓷学校,以及后起的景德镇高等专科学校,它们都培养了大量从事陶瓷绘画方面的专家、学者、教授,可谓名正言顺的科班。然而油画、水彩在中国不过百年,才初见端倪,在全国至今也没有一所像陶瓷那样有专门的高等学府和悠久的历史。每年有许多外国艺人到景德镇朝圣,不是说民族才是世界的吗?陶瓷曾是中国的代名词,陶瓷绘画也是中国人的一大发明。相反中国陶艺展上几乎找不到陶瓷绘画作品,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与其他主流美术相比,尤其是漆画、广告艺术等都可以划成主流艺术,而陶瓷绘画却处在一个不伦不类的不公正的地位。一方面陶瓷绘画艺术处在一个非主流艺术之外,另一方面却又代表了中国的一张文化名片。

  我们从西方引进了油画、水彩画、素描,可以包容中国画,没有因为西方无中国画,就取缔它。我们的现代陶艺从西方引进来了,却像眼里容不得沙一样,让主流艺术把陶瓷绘画(包括优秀的传统陶瓷绘画)封杀。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最近文化部把中国陶瓷文化研究发展中心设在景德镇,别忘了陶瓷绘画可是景德镇半壁江山。去掉了绘画部分,恐怕中国陶瓷的文化会失色许多。或许是陶艺界一些人骨子里的“封建行会、帮会思想”作怪。我们不能因为陶瓷有大量艳俗工艺美术装饰作品混迹于市场,就有许多俗不可耐的伪大师、伪陶艺家的艳俗作品甚至是抄袭的作品混淆了我们的眼球,就认为陶艺绘画是民间美术。同样,在花鸟市场上、旅游景点、字画装裱店、画廊不也充数着大量的国画牡丹、梅兰竹菊、山水的程式化的复制品吗?油画市场也充数着大批量名作复制行画吗?只不过陶瓷绘画的行画比国、油画等艺术更繁荣而已。为什么国画、油画有这些不影响其学术地位,而单陶瓷艺术有这些就被排除在主流艺术之外呢?其实陶瓷也有极高艺术水准的绘画作品,珠山八友不须再说,单说现当代,李林洪、朱乐耕、钟连生、李菊生等教授的瓷绘作品,虽然是在瓷上,但运火的水平之高世人有目共睹。从近年嘉德几次拍品上我们就够窥见一部分。中国曾经以瓷闻名世界,当时西方皇家、贵族曾以拥有中国的瓷器为荣。至今世界各大著名博物馆都收藏着大量的中国瓷器。其中就有绘画水平极高的陶瓷美术作品,当今中国上至达官贵人、文人雅士,下至富商、百姓、很多人收藏了大量的陶瓷绘画作品。别忘了这可是良好群众基础啊。曾记得,2006年中国美术馆主办了景德镇陶瓷艺术展,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不同的材质造就不同的艺术魅力。当今开放多元的文化,许多艺术家都在探索突破,寻求新材质,而陶瓷的材质也决不是本届美届上我们看到的冠以泥性语言的雕塑之类的作品,所谓观念性或点线面形式的作品,且不去论艺术水准,油漆、宣纸、画布、陶瓷,它们皆是作为艺术创作的材质,既然都是材质,我们学术上就不应有对陶瓷绘画的偏见,画水彩、画古典油画,就不应排斥印象派、立体派、波普等。搞陶艺创作,用陶瓷做雕塑,不能说别人画陶瓷画就叫工艺美术,或者你做观念性的陶瓷雕塑就不能说在瓷上画观念性绘画,就不叫陶艺。

  纵观当今陶艺队伍现状,那些学术权威们几乎一个个都是以景德镇陶瓷美术起家,他们一方面享受着体制下给其的话语权,学着洋人扯着现代陶艺的大旗,玩弄学术,孤芳自赏;一方面又积极地在他们瞧不起的瓶、罐、瓷板上创作陶瓷绘画装饰类作品,高价售出,标榜学术水准。甚至有些人常年地在景德镇从事陶瓷绘画,博大的中国陶瓷美术这株民族艺术的常青树,以其丰厚历史的积淀受到影响,岂能忽视,既不符文化多样丰富的特点,也不符合我们的“双百方针”,艺术上一个门类或流派,不能夜郎自大,但也不能妄自菲薄。我们不能站在陶瓷绘画这样民族文化的巨树上,却又踩踏它的根枝叶,因此我认为十一届美展陶艺展存在一定的学术偏见。(章朝辉

艺术中国

____
  • 李庆富
    李庆富
  • 李晓军
    李晓军
  • 任之
    任之
  • 齐新民
    齐新民
  • 谢莲子
    谢莲子
  • 胡振郎
    胡振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