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书论”能够通过“测谎”?

2010-02-26┋来源:未知┋网友评论

  • 打印
  • 网摘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报载武汉市一些高校相继引入“论文测谎仪”(又称“论文抄袭检测系统”或“论文原创性审查系统”),尝试着以此遏制学术界抄袭成风的恶习。全国其他地方的高校,也都先后采用此类办法。学术腐败确实已经成为一种社会公害,媒体已经曝光了不少高校领导、院士级人物也涉嫌论文抄袭的丑闻,斯文扫地,莫过于斯。
  所谓“论文测谎仪”,是指尽可能多地将近年来报刊上发表的论文资料“一网打尽”,然后以百分比的形式,对受测论文是否存在抄袭现象进行评估,一旦“雷同率”超过一定的比例,就判定涉嫌抄袭。我相信这样做,肯定不是万全之策,属于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不想评论这样做是否科学,是否有效,倒是由此联想到书法论文、著作的抄袭、剽窃现象,同样十分严重,不知用类似“测谎仪”进行检测,结果将会怎样?
  可以断言,书法界的所谓论著,在“测谎仪”下原形毕露的将不计其数,其“雷同率”估计将远远高于其他领域的“论文”。为何冒失地下此定论?理由是:目前书法理论界基本上将“书法论文”定位为古代史论,而从本人狭隘的阅读面看,不少所谓面向古代书法史论的研究著述,触目皆是“掉书袋”、“炒冷饭”者。“掉书袋”、“炒冷饭”,雷同的概率就要大得多。
  我曾经拜读过一位“书画理论权威”比砖头还厚的一部“专著”,装帧精美,由权威出版社正式出版,乍看之下,挺吓唬人的。然而,我是知道这部著作的来龙去脉的。若干年前,我供职书画媒体时在中缝开辟了一个介绍中国古代书画知识的专栏,由这位“书画理论权威”供稿,他不会电脑,也不愿抄写,所提供的稿件,都是从别人的书画史论著作中复印剪辑拼凑而成的,当时因为没有署真名,加上是知识性、介绍性的文字,也就没有太较真,连载了好一阵子。没有想到事后他结集出版,竟成了自己的大部头著作了。我曾直言这样的做法不妥,没有想到他的反驳非常“理直气壮”,他说:谁不是抄的?你说古代书画家的出生、籍贯、生平、艺术成就,你能够凭空编造吗?古代书画著作的基本理论,你能创作发挥吗?我将它们重新组合,融入自己的想法,这当然属于我的成果。你不要说他的“理论”没有一点道理。譬如说一个书画家的生平介绍、一个流派的大致情况,转引来转引去,你能说得清谁是“原创”,谁是“摘引”?不管怎么说,这位老兄用类似手法,每年都有著述问世,且凭借这些成果,顺利地获得了高级职称,被聘为艺术高校的兼职教授,还带起了研究生,可谓名利双收,无本万利。这样的情况,如果是其他领域的论著,你完全可以认定他剽窃,但是,在书画理论领域,则很难说他是抄袭,最多只能调侃“天下书画论一大抄”而已。据说这位老兄目前正在实施更宏大的计划,想了不少“选题”,都是大部头的,让他的研究生分头去做,而且已有出版社同意出版。这一计划完成之后,估计其“学术地位”还要上一个“档次”。
  这样的例子我不知道是不是个别的,但确乎存在。这实际上暴露出当前书画研究人才的短缺,以及研究风气的败坏。出版社、大学并非不知情,但他们也有需要,出版社追求销路、追求利润,大学则追求“学术成果”。某种意义上,他们都是“同谋”。在书法研究领域,此类风气同样甚嚣尘上。
  从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理论奖的获奖结果看,也确实是书法史方面的论著占压倒性比重,其中又以考据类占主导地位。当然,我们并不能因为别人“掉书袋”、“炒冷饭”就怀疑别人有抄袭之嫌,只是说,如果“掉书袋”、“炒冷饭”,那么,雷同率肯定会大一些,要想通过“测谎仪”的难度也要大得多。
  我不是评委,无缘拜读这类获奖论著,不知道这些论著中,能够顺利通过“测谎仪”的有多少?有多少确实是独创的,或者说推陈出新,有独特见解的?
  但我知道,书法界是不会“发明”这类“测谎器”去验明书法论著的真伪的。既然书画作品有真伪,大家也能够容忍赝品的存在,又何必计较书画论文的真真假假、干干湿湿?别人获奖了,你去计较其能否通过“测谎仪”,别人反诘一句:别葡萄吃不到就说是酸的!你又该作何回答?就此打住。(斯舜威

艺术中国


延伸阅读:

____
  • 李庆富
    李庆富
  • 任之
    任之
  • 李晓军
    李晓军
  • 谢莲子
    谢莲子
  • 齐新民
    齐新民
  • 胡振郎
    胡振郎